PPA厂家
免费服务热线

Free service

hotline

010-00000000
PPA厂家
热门搜索:
行业资讯
当前位置:首页 > 行业资讯

【新闻】安徽打响秸秆禁烧战秸秆处理机械成香饽饽鼠麴草

发布时间:2020-10-18 18:39:15 阅读: 来源:PPA厂家

安徽打响秸秆禁烧战秸秆处理机械成香饽饽

6月初,安徽小麦主产区的田间地头,除了随处可见撒着欢儿大口“吃”进麦穗的收割机外,秸秆灭茬还田机和打捆机成为一道新的风景。今年为缓解环保压力,安徽秸秆禁烧力度空前,各式秸秆处理机械成为“香饽饽”,在政府大力推动和农机部门引导下迅速发展。

与此同时,一些新问题开始出现,大规模秸秆机械化处理带来的机收作业效率降低、部分区域夏种遇到困难,以及随之而来的农民和机手的反应,都成为这个“三夏”的新压力,考验着农机部门的智慧。安徽省农机局在发现问题的第一时间做出反应,强调要明确部门职责,将抢收抢种作为工作的重中之重抓实抓好。

截至6月11日,安徽小麦收割进度99.3%。小麦和油菜秸秆处理总面积达3187万亩,占两者已收割面积的64.5%。在配合环保部门为秸秆处理提供装备支撑的同时,小麦也顺利实现了颗粒归仓。

机械处理在地秸秆

今年安徽省财政安排10多亿元,对秸秆禁烧和综合利用进行奖补,其中小麦、玉米、油菜每亩20元,水稻每亩10元。与之配合,在农机购置补贴资金中安排3000万元专项用于秸秆禁烧和综合利用机具补贴,重点扶持农机大户、专业合作组织购置秸秆还田机、玉米免耕播种机和打捆机,组建秸秆综合利用专业服务组织。在此引导下,今年各地的禁烧政策多以“疏”为主。

6月4日上午,萧县王寨镇王寨村的一处已收割麦田里,一台秸秆打捆机一边行进,一边“吐”出方方正正的秸秆捆。在不远处的麦田里,一台大马力收割机正在卖力地工作。两台机械相互配合,很快就把麦子收获归仓,秸秆也打捆完毕静待运输离田。

武升红正是这台打捆机的机手。他拍拍崭新的机子介绍说,打捆机和拖拉机都是5月份在农机技术人员指导下购买的,总价20万,国家和地方给8万多补贴。“现在一天收入5000多,就在周边作业,大概能干半个多月,加上镇里给的作业补助和奖励,今年就有可能收回成本!”赶上了政府支持的大环境,武升红对这一季的收入很有信心。

秸秆打捆离田后进行综合利用,正是萧县主要采取的秸秆处理方式。2014年,在农机部门建议下,该县通过大力奖补,鼓励农民新购置了231台秸秆打捆机(能承担全县三分之一以上麦田的秸秆打捆),并为秸秆找好了出路。

而在安徽大部分地区,秸秆直接粉碎还田这种简单、低成本的方式应用最为普遍。砀山县是2013年全省唯一一个秸秆禁烧零火点的地区。据该县预测,今年的秸秆粉碎还田率将达到66%。为此,该县要求全县所有收割机都要加装粉碎还田装置,每台装置财政补贴500元,同时还对县域内作业的粉碎还田收割机每台给予3000元作业补贴。

在砀山县官庄坝镇吴集村,经过几年的宣传和示范,秸秆粉碎还田已经深入人心。6月4日下午5时许,62岁的村民吴少华在自家7亩麦田边等待合作社提供的小麦收获、秸秆还田和玉米播种一条龙作业,其中秸秆还田费用由政府负担。提起秸秆粉碎还田的好处,吴大伯如数家珍:“还田比烧了好,烧了破坏土壤,减少含水量,下一季庄稼长不好。再说了,秸秆还田能变成肥料,打捆可以再利用,烧了却污染空气,干嘛要烧呢?”

砀山县农机局局长曹爱平介绍,砀山县秸秆禁烧工作起步早,已经连续两年“三夏”零火点,这其中机械化发挥了重要作用。他表示:“一方面,因为示范宣传时间长,农民目前对秸秆机械化处理的接受度较高;另一方面,秸秆粉碎还田费用由政府出,秸秆打捆有电厂收,还发展了其它出路,农民没必要烧。”

储运难题催生“中间人”

随着安徽大力推广秸秆综合利用,“打捆专业户”应运而生,有些专业户由合作社发起,更多的则以家庭或个人为单位。对他们来说,存储和运输成本是秸秆利用最大的“拦路虎”。于是,对秸秆转运及再加工的需求又催生出了所谓的“中间人”。

唐勇是萧县的农机经销商,今年麦收前,他在龙城镇许谷堆村租下150亩土地,专门用来做“储草场”,为“打捆专业户”收上来的秸秆提前找好出路。果然,这一季,他卖出了50多台打捆机。这些购买机具的“打捆专业户”们免费为农民打捆秸秆并运到储草场,唐勇则以350元/吨的价格收购这些秸秆,再转运到山东以550-660元/吨的价格卖给造纸厂。为此,他还购置了2台液压打包机、2台抓包机和10台输送机。“我算了一下,秸秆压块后密度增加3倍,大大减少了运输成本,卖1吨能赚100-200元。”唐勇说,“秸秆利用必须走批量化的路,量上来了才有利润,有利润咱就愿意干!”

萧县马井镇的董荣花是当地一家小有名气的粮食加工企业老板,今年她跟着县农机部门到河南考察了再生能源利用项目,觉得有利润,回来后立即注册了一家新能源开发公司。公司自己购买了打捆机,打捆运回后直接压成秸秆煤,可用来烧锅炉、泡发做饲料或者卖给电厂。“公司上周刚试产,徐州那边就有人过来谈采购的事了,不愁销路。我准备下月再上个大的液压打包生产线,争取把年生产能力做到5万吨,到时候服务面积可以达到20万亩。不仅收麦秸秆,秋天的玉米秸秆更好,平时也可以加工树枝、木屑,是真正的废物利用,既环保又有回报。”董荣花对项目前景很有信心。

而在200公里外的淮南市毛集区,当地知名的机插秧专业合作社——成林农机专业合作社也加入了秸秆利用“中间人”的大军。资本雄厚的合作社一口气买了7台打捆机,又陆续购入液压打包机、装载机等。理事长范美朋说:“以前去收草要掏钱,农民还不愿卖,现在政府要求禁烧,农民不要钱还抢着喊我去收,所以现在能有收益。而且各村都建了秸秆集中堆放点,也不愁储存和原料来源。我算了,这一季加上政府的作业补贴,我们社能赚60万!”

综合利用变废为宝

董荣花对秸秆煤销路的放心,来自于全县秸秆综合利用的思路。据萧县农机局局长刘勇介绍,今年全县新建了8个秸秆煤生产厂,并在6个美好乡村示范点通过奖补的方式推广了1800台秸秆煤炉。下一步,全县澡堂、饭店等所使用的锅炉,将逐步替换为秸秆煤炉。“相对于传统煤炉,秸秆煤炉更加经济环保,也为秸秆煤在本地打开了销路,有销路有利润就会有人主动生产,这样才能形成秸秆利用的良性循环。”刘勇表示。

2011年9月建成投产的光大新能源(砀山)有限公司,是一家生物质能发电厂,年处理各类生物质约30万吨。总经理孙先栋表示,目前县域内已经形成了一些上规模的燃料加工户,他们将各种农作物秸秆、果木枝条、花生壳等进行初加工后卖到电厂。“我们承诺,麦秸秆来多少我们就收多少,今年预计收1万吨以上。发电对于麦秸秆的含水量要求没有造纸厂那么高,收购价也低一些,今年在300-320元/吨。”这几日,该公司正在集中收购麦秸秆,燃料储存间里运送秸秆捆的车辆往来穿梭。

“生物质能发电受到国家鼓励,有一定补贴,目前我们的成本在0.65元/度,大约一度电能赚9分钱。” 孙先栋说,整个电厂项目总投资3.1亿元,一直处于盈利状态。但他也强调:“实际上,这个项目最主要的目的是承担社会责任。”

而对于有30年养牛经验的砀山县养殖户李美莲来说,对秸秆的利用实实在在与收入相关,在她眼里,秸秆就是个宝。她说:“以前买麦糠喂牛,1斤要5角钱。2012年我开始用秸秆喂牛,今年打捆机补贴高,我干脆买了2台请人去地里收秸秆,农民可欢迎了,这50多头奶牛的饲料费能给我省下5、6万!”

“秸秆热”下的冷思考

今年是安徽秸秆禁烧要求最严、投入最多的一年。严要求换来了好空气,到目前为止,去年麦收期间严重的雾霾天没有再出现。但同时,大规模推广秸秆机械化处理,也让一些过去并不明显的问题逐渐凸显。

6月5日,进入麦收高峰期的安徽全省投入收割机9.45万台,单日作业589万亩;6月6日,在并无阴雨的情况下,收割机数量突然锐减到6.5万台,单日仅收获281万亩。特别是部分限茬严格的地区,同样数量的机具单日作业量仅为去年的一半,明显感到机具缺乏的压力。据了解,限茬和加装秸秆粉碎装置后,收割机作业效率普遍降低,但大多地区加上政府补贴后的收割价格并不足以弥补机手损失,因此收割一两天后,一些跨区作业机手选择了离开。

同时,秸秆粉碎还田后立即开展夏种的效果,在各地区反映不一。在安徽小麦主产区大部分地区,收完小麦立即种玉米,由于贴茬播种技术较为成熟,即使不进行灭茬也可以顺利种上玉米,秸秆还田对夏种影响不大。但是在一些种植大豆的区域,秸秆抛洒不均匀地块,播种机开沟器前端容易被堵塞,播种后秸秆造成的松散土层也对出苗不利。而在安徽中部及南部一些地区,收完小麦紧接着就放水种水稻,近日不少农民反映,秸秆粉碎还田地块容易造成水稻飘秧。为此,各地派出农机农艺专家赴田间地头了解和解决问题,并通过对比试验等方式寻求解决办法。

自麦收开始以来,全省农机系统一直密切关注秸秆禁烧对抢收抢种的影响。6月6日中午12时,虽然当日统计数据要到5小时后才能出来,但安徽省农机局已经敏感地发现了问题,紧急通知在外督查的领导班子成员、相关处室负责人及尚未收割完毕的小麦主产市农机局负责人开会。当日下午2点半,会议在蚌埠市召开。会上反复强调,全省农机部门必须明确工作重点,认清自身职责,当好政府参谋,要加强对农业机械的组织调度,加快小麦抢收进度,确保夏种不误农时。并对部分地区机具缺乏状况进行摸底,对引机留机等工作进行部署

当日下午3点半,会议结束,与会人员又迅速返回工作岗位,贯彻部署会议意图。产粮大市宿州7日上午即由市政府召开调度会,分析存在问题,部署应对方案,通过引机、补贴、减少机收障碍等多种办法增加市域内作业机具,要求确保颗粒归仓。

6月7日全省统计数据显示,当日投入收割机7.8万台,比前一天增加1.3万台。在农机部门加班加点、有力引导下,6月9日夏收大头落地,夏种有序进行。

针对这个秸秆禁烧令下的“三夏”,安徽省农机局副局长纵风云表示:“农机部门的主要任务是确保抢收抢种顺利进行,粮食安全必须放在首位。与此同时,配合环保部门工作,为秸秆处理提供装备支撑,也是我们义不容辞的社会责任。我认为,下一步工作中,应致力于处理好两者之间的矛盾,做好机艺融合,提高农机装备水平,减少秸秆禁烧对抢收抢种的影响,将其转化为相应农机装备和技术推广的新机遇。”他同时表示,“三夏”结束后,安徽各地会针对今年麦收出现的新形势、新特点、新问题做出实战总结,给政府未来制定秸秆禁烧方案提供参考。

萧县王寨镇王寨村,秸秆打捆机厂家的技术人员进行现场指导

砀山县官庄坝镇吴集村,秸秆灭茬还田机正在作业

唐勇的“储草场”里,工人正利用输送机堆起高高的秸秆垛

郑州治白癜风专科医院怎么样

天津做无痛人流哪家好

治癫痫病的专科医院的排名

重庆男科医院哪家好

相关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