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PA厂家
免费服务热线

Free service

hotline

010-00000000
PPA厂家
热门搜索:
技术资讯
当前位置:首页 > 技术资讯

放学后两小时孩子去哪儿

发布时间:2021-01-13 11:51:02 阅读: 来源:PPA厂家

放学后两小时孩子去哪儿

学校减负,家长增负社会“晚托班”收费高、路途远、安全低今年上海市两会前举办的代表委员现场咨询会上,市政协委员、上海儿童艺术剧院院长蔡金萍曾直奔市教委的领导席位,问:“政府一声‘减负’,学校取消了‘晚托班’,我周围很多朋友都是双职工家庭,孩子放学等于放羊,政府能不能让孩子在放学后有个能好好学习的地方呢?”在上海,开设“晚托班”曾是大多数小学的通行惯例,但一些学校存在收取管理费或利用“晚托班”为学生补课、让学生做题等现象。为了规范学校收费,在2006年前后,上海取消了“晚托班”收费项目,很多学校的“晚托班”也就此关门。从2007年起至今,连续7年的上海市两会上,都有人大代表和政协委员针对恢复“晚托班”提出议案、提案。市人大代表朱如安做过调查,公立小学“晚托班”被取消后,部分有需求的家长无奈转投社会上的高价晚托班,路途远、安全系数下降,质量缺乏保证。家长们还反映,这些“晚托班”近年价格一路攀升,每月收费可达上千元;一些提供作业辅导的社会补习机构收费更贵。如果要在“晚托班”吃饭、延长时间,收费另加。上海公办小学大多15:00至15:30放学。此时,聚集在校门外的大多是白发一族,“老人年纪大,又宠孩子,养不成好习惯。还是给孩子报班安心点。”一个二年级孩子的家长这样说。上海的小学生中,外来人口已超过50%。外来务工者家庭对看护服务的需求量更大。张桥小学有86%的学生是外来务工人员子女,校长丁霞说,很多学生家长租住在每月四五百元的矮平房里,学生放学回家没有人管,学习条件也很差。家长都说,宁可让孩子留在学校做作业。禁止补课,公益当先“看护服务”不收费,不上课在普陀区长征中心小学校长单莹莹看来,从2006年前的“晚托班”到后来的“看护服务”,区别是:以前“晚托班”收费,虽然也是象征性的,每人每月10元;此后的“看护服务”完全免费。以前是由班主任负责,在各班自习或补课,学科性强;现在是全校孩子集中到一起,做作业、看书,开展些小型活动,主要任务是“照料、看管,保证孩子们在这段时间的安全”。长征中心小学学生人数连年猛增,申请看护服务的学生也从几十名增加到200多人。15:30放学后,不能按时回家的孩子先是集中到图书馆阅览室,后来由于人多又改到食堂大厅,由两三名老师负责看管。一直做晚托看护的沈老师告诉记者,她们最重要的职责是保证孩子在校期间的安全,对低年级学生,还要保证他们不被错误的人接走。通常到17:30,绝大多数孩子都已离开,偶尔也需要等到更晚。上海市教委此次推出的“进一步做好本市小学生放学后看护工作的若干举措”,要求各区县教育部门整合资源,将看护服务推广到所有公办小学,凡家庭确有困难的学生都可以申请获得免费的看护服务。上海市教委巡视员尹后庆一再强调它与“晚托班”的不同:“最大的特点是:不收费,不上课,体现公益性。”记者采访发现,大多数学校的看护服务内容基本相同、较为单一:做作业、自习、看书;有些学校允许学生下下棋。学校确实做到了“不得将看护工作作为学校教学的延伸,不得进行集体补课或举办各种兴趣班”。家校协力,化解压力志愿者参与服务,整合社会资源2013年暑假,作为中央文明办一项解决学生晚托需求的试点项目,长宁区幸福小学建起了校内城市学校少年宫。2013年9月开始,学校的看护服务挪进少年宫,从15:30至17:30,留在学校的孩子可以在少年宫一楼700多平方米的空间里看书、下棋、打乒乓、做游戏,活动内容丰富多彩,还有一位社区志愿者每周三次来校教围棋。孩子们欢天喜地,校长董海佳却喜忧参半:“喜欢”声音越响,下学期申请看护的孩子越多,设备、老师、管理等压力越大。愚一小学校长王克坚也担心,有了看护服务,会让更多孩子滞留学校时间超出教育部规定。“这么小的孩子,不该一整天都关在学校里。3点多回家,洗澡、休息、玩耍放松之后再学习、做作业,多接受家庭教育,更合乎孩子的成长规律。”沈老师也证实,有些家长并非不能按时接送,但认为学校既然有“晚托班”,就甩手将孩子丢给学校。还有些家长对付不了调皮的孩子,也希望将孩子交给老师。而对于老师和校长们来说,带班、备课、批改作业、进修和家务压力已不小,公益性的晚托无疑是加重负担和风险。王克坚说,解决好这个问题,必须由学校、社区、家庭三方共同努力。长征、愚一、幸福小学等学校的看护服务,都有社区志愿者参与。幸福小学的少年宫外,由社区派了协警“站岗”,确保无意外闯入者,维护“晚托班”的秩序。愚一小学的看护服务主要由江苏路街道推荐、经学校面试和指导的四至六名志愿者负责,学校提供场地,负责指导和巡视管理。长征中心小学还成立了一支有100多名家长参加的护校志愿者队伍,从每天早上的维持校门口交通秩序到在学校老师有活动时负责看护“晚托班”,深度参与。“家校协力就不难。家长人多轮流做,没有什么压力。都是力所能及的小事,做得蛮开心!”家长志愿者AMY这样说。“放学之后,下班之前”的孩子们显然需要有足够安全、有益乃至更丰富多彩、合乎天性的“看护服务”或者“晚托班”。接受采访的几位小学校长也都表示,希望将看护服务与更多文体兴趣活动相结合,却又担心留校者大增、压力难胜。如何调动更多社会资源,将公益性看护服务或“晚托班”办得更好,依然是一个值得更多探索、研究和努力的课题。

javaweb学习路线

go 学习

ps入门学习

相关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