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PA厂家
免费服务热线

Free service

hotline

010-00000000
PPA厂家
热门搜索:
行业资讯
当前位置:首页 > 行业资讯

日本战国武将明石全登大阪七将星之一

发布时间:2021-01-07 12:19:36 阅读: 来源:PPA厂家

日本战国武将明石全登:大阪七将星之一

明石全登(あかしてるずみ,1551——1618),是日本战国时代的武将,宇喜多家臣,明石景亲之子,主家内乱之后负责管理国政。

关原之战中担任宇喜多军的先锋,后来进入大阪城,在大坂之战中率领天主教武士奋战,大阪七将星之一。天主教的洗礼名是基文尼·吉斯图(ジョパンニ?ジュスト)。

宇喜多氏家臣,他是天主教徒,热心于天主教传播。在关原之战中,跟随宇喜多秀家以副将身份登场。战败以后,曾在黑田长政寄居。但是不久成为了浪人。

1614年,大阪之阵之前,丰臣家招募浪人入仕,由于德川幕府开始打压天主教,加上他希望在八丈岛流放的宇喜多秀家归还,成为了丰臣家在大阪之阵中的主力人物。夏之阵败北以后,行方不明,在逃离外国,在大阪战死的不同说法,成为了战国之中一个谜之人物。当时德川家康为了找到明石全登,于是有“明石通缉”名句。

对于德川家康,笃信天主教的武士们无不痛恨有加,而明石扫部头全登就是作为天主教徒与德川家连续奋战的著名武士之一。

明石全登,出生年月不详。我们只能知道,在关原之战以前,他是作为备前国的大名宇喜多秀家一门亲族,熊野保城主,领有3万3千石的封地。宇喜多秀家本身不是天主教徒,但对天主教在其领地内的传播也十分支持。在家督的带动下,宇喜多的家臣中有许多都改信了天主教,明石全登就是其中之一,他的教名有“约翰尼”(ヨハネ)、“乔安”(ジョアン)、“乔安尼”(ジョアニ)等说法。全登是个非常虔诚的教徒,经常有外国的宣教师来他的城中布道,而他的城中信教的居民也达到三千人以上。

明石全登的一生的转折点,是随着震动全日本的关原之战而到来的。

随着太阁秀吉的阖然辞世,其谱代遗臣中文治派与武功派的对立愈演愈烈。而作为文治派之首、五奉行众之一的石田三成掌握着大阪的实权,拥戴太阁的幼子的秀赖,从而在斗争中占据了一定的上风。而以福岛正则、池田辉正为代表的曾以弓马为丰臣氏赢得天下的武将们当然不服,于是转而依靠丰臣家的外样大名中最有实力和声望的内大臣德川家康。双方争夺天下的斗争不可避免的要以战争的方式解决,战争的地点就在美浓国的关原,时间就是庆长五年,也就是1600年9月15日。

作为秀吉托孤的重臣“御奉行众”(五大老)之一的宇喜多秀家,本身曾是秀吉的养子,自然义无反顾的加入了拥有“大义”名分的西军——石田三成方。作为家臣,明石全登也随军参战。

关原之战在上午九时打响。宇喜多军共一万五千人,阵地处于西军的最前线,很快与东军的先锋福岛正则军展开激烈的战斗。双方厮杀在一起,长时间呈现胶着状态。

下午一时,处于西军后方的主力部队小早川秀秋军突然叛变,转而从后方攻打西军阵脚。西军主将石田三成急忙撤退,而其他早已与德川家康暗中勾结的西军大名也纷纷易帜。正在前方苦战的宇喜多军顿时腹背受敌,陷入了混乱,纷纷溃散。

宇喜多秀家面对西军令人扼腕的溃败,心痛不已,正要举刀自杀之时,猛地从乱军之中冲出一名黑脸大汉,大声喝道:

“殿下,现在还不是死的时候!”

此人便是明石全登。

也许是全登的一声断喝断了秀家寻死的念头,这位西军的大将急忙在少量侍从的保护下撤离了战场,而明石全登则自告奋勇留下来担任危险的殿军任务,且战且退。很快,全登便陷入了敌军福岛、黑田、池田等队的层层包围之中,身边的士卒越战越少,自己也几乎绝望了。作为天主教的教义,自杀的行为是作为罪过而不能被允许的,死后也不能进天堂。因而全登决定冲入敌阵放手作战,只求一死。在他奋勇舍命的冲杀下,敌军死伤无数,但仍层层叠叠的包围上来……正在这危急时刻,敌军中突然传来了这样的喊声:

“扫部殿,活下来才有机会吧!”

说这话的人,便是战国有名的智将黑田官兵卫之子、东军的大将黑田长政。也许是同为信仰天主教武士之故,也许是敬仰明石全登的刚毅为人,黑田长政令部下闪开一条出路,满身是血的全登就此逃离了关原的战场。

从关原逃出的明石全登,已经无法再回到自己的领地,只能四处流浪,直到流落到筑前的福冈。当时,筑前正是黑田家的领地,全登为了躲避幕府的追查,便投靠了曾在关原放自己一条生路的黑田长政,寻求庇护。对于福冈之行,全登曾留下了“是主在指引着我……”这样的语言。

当时,德川幕府正对黑田家有所猜忌,对此情形心知肚明的黑田官兵卫(当时已经把家督之位让出给长政)仍然极力的帮助全登,将自己知行地的一部分让给他,并把他当作长政的弟弟看待。这也许是这位著名的军师想要笼络猛将之心,或是爱惜猛将之才吧。总之,全登在筑前黑田家过着衣食无忧的生活。

但对于心怀执著信仰的全登来说,这样安逸的生活却让他有些迷惑——

自己要在黑田家呆到什么时候?

在天主的指引下来到筑州,只是为了自己能够安全的活下去么?

主公宇喜多秀家已经作为西军的主将之一被幕府逮捕,流放到八丈岛正在受苦,天下的天主教徒和宣教师们正在被幕府迫害,自己又该怎么做呢?

……

终于有一天,明石全登悄然的离开了黑田家,离开了筑前的土地,再次开始流浪的旅程,一直来到了自己的老家——备中的乡间隐居起来,等待着复仇机会的来临……

一晃八年过去了,机会终于来临了。

1614年10月,正当丰臣、德川两家剑拔弩张,大战一触即发之际,早已渐渐被人们淡忘的明石全登出现在了大阪城下,作为浪人武士,加入了丰臣军。

在当时,大阪的丰臣家为了和德川家康对抗而大规模招兵买马,吸引了天下众多的浪人武士前来投靠。进入大阪城的流浪武士们,无外乎抱有以下三种目的:或是为了扬名天下,抓住乱世中最后的机会成为名将;或是为了恢复自家原有的领地,复兴业已破落的家门;又或是贪图大阪方许诺的丰厚报酬,想要籍由战争之机改变自己潦倒的生活。

而明石全登的目的却有所不同,进入大阪之后,他虽然受到大阪方相当的重视,作为高层将领参加了许多军议,却只向丰臣家提了两个要求。那就是:如果战争能取得胜利,首先要恢复天主教在日本的传播和百姓信教的自由,并允许外国的传教士来日本传教;另外,就是要把流放在荒岛上的主公宇喜多秀家迎接回本州,取消他的罪名,恢复其领地和声望。

这就是明石扫部头全登的信念和理想——他没有为自己做任何考虑,一心所想的,是想再兴他过去的主公,和他心中的神。

在他的心中,大阪之阵就是圣战。

1614年11月,大阪冬之阵开始。为了对抗德川军的包围之势,丰臣军在大阪城周围筑有许多工事和城砦。

18日,德川方的蜂须贺至镇队的侦察兵发现,位于大阪城西南面木津村的木津川口有丰臣方的一座砦,虽然地理位置十分重要,但守备却十分薄弱。情况传达到了位于茶磨山的德川家康本阵。行事谨慎的家康唯恐有诈,在与军师本多正纯商议之后,决定派遣浅野长晟军、池田忠雄军、蜂须贺军采取三面合围偷袭的战术。

但为了独占头功,蜂须贺至镇决定独自行动。本来与其他两军约定的次日凌晨六点行动,被蜂须贺至镇单方面提前行动了。凌晨三点,蜂须贺军3000士兵趁着夜色水路并进,夹击木津川口砦。这一冒险行动居然收到了奇效,毫无防备的大阪军在遭受夹击后很快溃散,德川军在大阪冬之战中先拔头筹。而令人啼笑皆非的是,得知蜂须贺军提前行动并取得头功的浅野军在慌乱间出发,在急于渡过木津川的时候发生了混乱,淹死了不少人,成为了德川军第一批阵亡者。

值得一提的是,这一仗本该是明石全登为大阪方作战的初阵,因为木津川口之砦正是他所守备的阵地呀!可事有不巧,18日全登进大阪城参加军议,彻夜未归,临时指挥作战的是他的同族兄弟、毫无经验的明石全延,在加上兵力薄弱且疏于警惕,在蜂须贺军的夹击下便匆匆败退到下博劳的阵地去了。对于这次的失败,全登在很长时间内都懊恼不已。

此后,明石全登在大阪军中表现活跃,参加了冬之阵的多次小规模作战。随着德川方欺骗性的和谈匆匆的结束,全登继续在夏之阵中担任了重要的役职,直到那最后一战的到来……

1615年5月7日,大阪夏之阵到了尾声,德川军向大阪城的南面发动了最后的进攻,困守大阪的武士们也迎来了他们最后的一战。

由于在此前的战斗中,大阪方损失惨重,面对决战已经基本上没有什么胜算了。大阪城内人心浮动,军事会议已经相当混乱,众多武士人心惶惶。真田幸村和毛利胜永两位主要将领找到当权者大野修理亮治长,提出最后的作战计划——全军在天王寺、冈山口一带布阵,击溃敌军先锋,丰臣秀赖亲自出战,率军与德川家康本阵对峙,由明石全登率奇袭队迂回到家康本阵背面发动突袭,直接讨取家康的首级。

这一战术,得到了大野治长的认可,并传达到了全军。

当天夜里,真田幸村来到明石全登的部屋,向他再次重申了自己的计划:

“扫部殿,鄙人明日打算率军正面突击德川本阵,目标是家康的首级。相信其阵势必然十分坚固,家康本人也会躲避到阵营的最后面,鄙人仓促间恐怕难以成功。希望你能带领本队的三百精兵迂回到德川本阵的后方,从背面出击,攻其不备,定能讨取家康的首级!……扫部殿,全拜托你了!”

幸村知道,城中最痛恨德川家的莫过于信奉天主教的武士们,任用他们作为敢死队突击,必能能获得好的效果。而关键时刻对明石全登的任用,也体现了幸村对这位猛将的信任和赏识。

第二天凌晨,大阪方最后的名将们相继领军出发,各自前往自己的战场去了。

明石全登并没有很早的出击。因为在前一天的军议上,丰臣秀赖打算在这最后一战亲征,全登应作为其随从出兵,一早便率领本队三百精兵在船场等待了。但这样的计划从一开始就是水中泡影,娇生惯养的贵公子秀赖,恐怕是连弓都拉不开的纨绔子弟,怎么可能亲临险境杀敌呢?他只是从城中传出命令——令明石队为游击队接应诸路人马。

对这一结果心灰意冷的全登,决心执行当初和幸村所定下的计划,领军从后方突击德川本阵,目标只有一个,就是的家康的首级!

最后的天王寺决战,在正午开始。战争进行的异常惨烈,大阪军面对三倍于己的德川军,展现了惊人的气势,特别是真田幸村和毛利胜永的奋战,突破了德川军的层层防守,竟然杀至家康本阵的近前,甚至一度让人看到了胜利的希望!

到下午四时,胜负已分——真田幸村力战而亡,深入敌阵孤立无援的毛利胜永也开始退却,大阪军全面败退,气数已尽……

而这些,是明石全登所不知道的。他没能亲历混乱的正面战场,只是听着不远处震天动地的喊杀声,匆匆的从德川军的右翼迂回至家康本阵的背后。

此时,德川家康的本阵已经混乱,毫无队形可言。家康的旗本队逃散,其本人也不知所踪。明石全登加入战场后,先是协助毛利队撤退,又掉头回来追击已经溃散的越前藩松平忠直队,接着,又与包围上来的水野胜成队展开激战……明石全登丝毫不在意本军的兵少势微、孤军深入,他只有一个目标——找到乱军之中的家康,取下他的首级!

但很快,全登发现敌军正无穷无尽的包围上来,同时,他也听到了真田幸村阵亡、大阪军全面撤退的消息……至此完全绝望的明石全登,并没有像其他残兵一样,回大阪城作负隅顽抗,而是奋力杀开了一条血路,逃离了天王寺的主战场,从此不知所踪了……

大阪城破以后,德川军四处搜查,也没能找到明石全登的下落。有传闻说,他的首级被德川军武将水野忠成的家臣取得,并献给家康,但这一说法在检视首级的纪录中并没有体现。而且从江户时代初期,幕府方面多次组织的全国性的对明石全登的搜捕行动——“明石狩り”来看,德川家对这位天主教徒武士还是颇为忌惮的。

后来,曾成功的从日本两次最大战役的战场逃脱的明石扫部头全登,则成了谜一样的人物,再也没有任何针对德川幕府行动。因此关于他的下落便有了许多的说法:有人说他从九州乘船去了外国,有人说他其实在大阪夏之阵中就战死了。虽然也一度有人相信,明石扫部仍然潜伏在备中的山里,伺机再率领教徒武士们展开圣战。但很快又有人反驳说这种说法不够可信,因为对于全登这样坚定的武士来说,是不能沉默的活着的。

但对于明石全登本人来说,所有的说法都毫无意义。无论是关原的逃脱,备州的蛰伏,大阪的奋战还是最后的沉默,他都由他自己的理由,因为他说过:

“是主在指引着我……”

海南尖锐湿疣医院

西宁整形美容医院

广州肝病医院

相关阅读